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章节正文
消失的女神像第923章无道!
诸天大道宗全文阅读    http://www.biquge7788.com/shu/biquge46/290793/ 最新网址:呼~

    似有寒流刮过,冻结天地虚空,万物渐渐凋零。

    灭生立于虚无之中,神情明灭间,首次有着变化,意义难明。

    他漠然的眸光之中,映彻出天地万物,映彻出万象万景,亦映彻这那一条巍峨浩荡的长河。

    他看得到地仙道之上徐徐转动,传播炁种,欲扭转天地的太极大磨盘……

    他看得到那三眼小神在忌惮的窥探自己,看得到那神庭诸帝,诸宗强者惊惧的目光……

    也可看到长河之上涟漪起伏,由他点化的诸般山川大地之灵,于那天地烙印的诸般道影的争锋。

    更在隐隐间,窥见了时空长河深处那在诸时空之间震荡呼啸的恐怖飓风。

    那是一场注定只有寥寥几人可以看到的战斗,在以寻常人绝不可能理解的方式,碰撞着。

    那其中,

    有着他等待了很久的人……

    “他不允……”

    灭生神色有着刹那动容,但旋即已缓缓合上,再睁开:

    “那也要,

    打过再说!”

    话音至此,灭生的神色再度归于平静,一身本就强绝至极的气息,更是再度攀升。

    几个刹那而已,已经拔高到了一个让杨间,诸帝都要勃然色变的恐怖高度。

    “他?!”

    杨间心头一震,眉心天眼阵阵刺痛,隐隐间,只觉那老佛的气息攀升到了一个极端可怖的地步。

    甚至,有着超越造化的范畴!

    “魔胎尽斩方成道……可那魔胎,又是谁?”

    负于身后的手掌已然徐徐伸出,张开,灭生的神情越发漠然,漠然的好似没有了任何生灵本该有的情绪与波动:

    “你我他三位一体,有着同样的执念,同样的认知,同样的记忆,同样的喜怒哀乐……”

    虚无之间,音波回荡,隆隆而响。

    同时,一道道难以形容的璀璨豪光自其体内缓缓亮起,流溢而出。

    极端璀璨的光芒,于极端深沉的虚无之中徐徐绽放。

    “我,本也姓安啊!”

    伴随着一道略显怅然的叹息之声的回荡。

    地仙道乃至于诸界天地众生只觉眼前一花,恍惚之间,似自那虚无深处看到了又一轮纯白光球。

    冉冉升起!

    其起似大日徐升,但在墨黑虚空宛如幕布映彻之下,又好似一轮从未出现在皇天之中的,

    ‘月’!

    那是,什么?!

    虚空一角,被灭生气息逼迫后撤数万里的金玄诸帝瞳孔剧烈的收缩,心神尽被一股不可思议所充斥。

    他们活的足够久,见识足够多,这一瞬之间的光芒之中,他们看到的比杨间还要多。

    虽只惊鸿一瞥,可隐隐之间,他们好似在那一轮光球的深处。

    看到了草木沙石,山川河岳,鸟兽鱼虫,乃至于,周天星斗。

    其大小无法揣度,可那,却已然脱离了次元的范畴,好似,另一重天地!

    “你到底失去了对他的敬畏,心里没了约束……”

    望着照彻虚无,如月中天的光球,菩提喟叹一声,眼底闪过黯然之色:“终归是要走到这一步了吗……”

    他与灭生,本是一体两面,皆源自安奇生自斩之元神。

    入梦皇天之前,有感皇天凶恶,安奇生自斩元神九九没入皇天。

    是日,皇天之上,有流星雨自天外而来,分散于诸界,诸地,乃至于诸时空。

    而他与灭生,隐匿于万千碎片之中,一人持‘大衍天通’,一人持‘造化’来到此方时空。

    适时,灭生先行,而他则被那一尊大妖的妖气裹挟着降临群山。

    成为一株雷劈将死的菩提树。

    自己,无疑是幸运的,虽然远离了红尘人世,可也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追踪。

    灭生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哪怕是他,也根本不知道。

    两人也曾坐而论道,讨论过很多,可截然不同的际遇与环境终归让两人渐行渐远……

    直至如今,似已再无调和了。

    “他斩出你我,就果真不知今天吗?不,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可他仍是这么做了……

    不就为老聃那一句‘魔胎斩尽成神胎’吗?”

    绽绽光辉于虚无之间流溢深远,灭生的语气越发缥缈若天:

    “他可,你我不可吗?”

    菩提沉默,一时似无言以对。

    乔达摩咀嚼着两人的对话,心中渐渐有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泛起。

    ‘这位菩提道人与那须弥老佛,皆是祖师?!’

    这个念头太过不可思议,哪怕以乔达摩此时的心境也不由的翻起惊涛骇浪,甚至于有着不可置信。

    可……

    乔达摩喉头蠕动一瞬,口中似有干涩。

    “你错了……”

    片刻沉默之后,菩提摇头,这老道的声音如他身影一般明灭不定,飘忽难测:

    “他是他,你是你,我也仅是我,如此而已。你又何必执着?”

    “你我终归道不同……”

    灭生微微叹息一声,缓缓张开的手掌如托付天宇一般沉重无量:

    “我,比你强……”

    “也比他,更强!”

    唳~~~

    菩提不动,不答,乔达摩神色动容间,就听到一声惊空遏云的长鸣自天地极北之地响起。

    “哼!”

    杨间握着三尖两刃刀的手掌一颤,蓦然回首,只见天地极北之地,一道绚烂至极的五色神光升腾而起。

    宛如一柄天地间最为锋锐的天剑,割开了混洞天地,五行阴阳,直达天宇至高处。

    呼呼!

    猎猎风中,一红衣少年背负五色交织的神剑,自天地极处踱步而来。

    他的速度冠绝天地。

    似只一个刹那不到,已横掠亿万万里虚空天地而来。

    其人如画如仙,尽夺天地之灵秀,身形修长如山挺拔,身具睥睨之气,气息枭烈的不可思议。

    随其踏步而来,纵然天地间仍旧轰鸣震荡,似有其他大能现身人世,所有人的目光仍旧被其所夺。

    “孔雀……诸纪第一妖,他,他竟还活着吗?!”

    “听闻当年,这尊盖世大妖被镇压须弥之下,怎么会?”

    “他,他也出现了吗?!”

    虚空边缘,金玄诸帝再度后退,面色凝重而又难看。

    这一日,对于所有造化强者来说,注定是一个无法忘却的日子。

    造化者,超越长生,登临不死,亘古诸纪都算是最为顶尖的存在,更遑论是近圣了。

    一朝现世,天地都要惊动,万类都要望风而拜的。

    可今日,无论是造化还是近圣,都变得暗淡无光了。

    “灭生,你果真以为你盖世无敌了吗?”

    红衣少年睥睨四极,环顾天地,眸光冷冽而霸道。

    直至望向菩提虚影,眉宇间萦绕的睥睨桀骜之气才为之一散,化作十分柔和,恭敬:

    “老师,弟子来晚了!”

    “你不该来……”

    望向自己最为叛逆的弟子,菩提眸光闪过不忍,心疼:“若你师伯见得你,想来会很喜欢你……”

    “弟子怎能让老师,被如此折辱?”

    孔雀立身虚无,三拜老师,方才扫向天地各处,冷声道:

    “我迷失时空多年,尔等废柴可从来都在天地之间,就这般任由这秃驴折辱老师吗?!”

    “真就如此怕死吗?!”

    轰!

    孔雀含怒发音,一声长鸣,天地都为之震荡轰鸣,数之不尽的山川都为之坍塌破碎。

    “放屁!”

    东胜之地,四尺凶猿刚自一拳打碎一座阵纹弥补的万丈高山,自其下取出一只毛绒绒的手臂。

    闻听此言,登时大怒长啸,脚下一踏,身形陡然间开始膨胀,顷刻而已,头颅已没入云霄之上。

    “灭生老秃驴!”

    巨猿一足踏东胜,一足踩西贺,身高亿万万长,随手一抓,抓起一座万里神岳在手挥舞,双眸之中迸发出无尽金光:

    “你敢辱我师!!!”

    吼!

    无分先后,一道似龙似蛇的长鸣也随之升起。

    北俱群山崩碎,一条粗若天星的狰狞巨蛇拔地而起,如龙腾渊,吐出如墨漆黑的神通洪流:

    “我,早就活够了……”

    轰!

    轰!

    轰!

    孔雀一声长鸣,是怒,也同样是破禁之大神通,随其音波回荡,天地景从。

    一头头狰狞强绝的大妖,就自天地各处,一处处封禁之地踏步而出,发出撼世怒吼。

    巨蟒、巨鳄、巨猿、狸猫、熊罴、巨虎。

    六尊大妖神破禁而出,向着虚空老佛,肆意宣泄着无数年挤压下来的愤怒与杀意:

    “辱我师者,死,死,死!”

    “哞!”

    随着六尊大妖怒极长啸,各自向着虚空迸发出自身修持的盖世大神通。

    某处倾覆的山岳之下,一头懵懂的水牛莫名愤怒,不由的张口怒吟一声。

    下一瞬,天地之间,一道虚幻而强大的牛魔之影也随之迸发而出。

    牛魔踏地,顶天。

    漆黑牛角迸发出混洞寂灭的死亡神光。

    轰隆!

    南瞻,大周,帝都。

    诸般道蕴阵法的笼罩之下,帝都陡然间发生剧烈的颤动,只一瞬,没有任何人来得及反应。

    整座帝都,已然腾空一起。

    “不好!”

    曾叁心头一震,迸发法力,引动大阵,将帝都护持在内。

    再回首,就见一口明晃晃,两头粗,中间细长的棒子,一颤间,腾空消失。

    这棒子,赫然是支撑着这座天地第一城池的蟠龙峰!

    曾经,也叫灵阳棒。

    “你们……”

    见得诸弟子再现,菩提有喜,更多的,却是悲:“你们,不该如此……”

    “老师教我等何其之多,如今,也是我等回报之时了……”

    孔雀双膝跪地,重重一个叩首,一道璀璨至极的五色神光已然迸发而出。

    更于长天之上化作一方五色交织的巨大磨盘,将诸大妖迸发而出的神通彻底吞下:

    “老师,为弟子,杀此秃驴!”

    话音回荡之间,孔雀身形一颤,已然消散在天地之中,只余一道浩荡明亮的残破长河在其消失之处盘亘几瞬。

    也自没入了那一方五色大磨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