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女尊:病娇夫郎又反攻了 > 章节正文
正文第136章带下去,全部革职!
重生女尊:病娇夫郎又反攻了全文阅读    http://www.biquge7788.com/shu/biquge44/323577/ 最新网址:虽然先前芙王女服下了珍灵药草后,对芙王女的身子造成了大损害。

    但是现在的损害被扭转后。

    到底这珍灵药草是功用极强的不可多得的药草。

    在之后,这药草还是可以很大程度给芙王女的身子带来好处的。

    同时也能因为这株珍灵药草,芙王女日后的身子,会恢复得越来越快。

    不过到底先前芙王女的身子亏空得太厉害了。

    就算她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身体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全好了。

    卿酒又道:“现在你需要的,是静养,不宜有过多的动作和被打扰。”

    卿酒这话说完之后,女皇的视线,看了刚刚给芙王女把脉的医女一眼。

    那医女立即就跪下来道:“卿娘子说的是,臣刚刚探了王女殿下的脉搏,王女殿下的身体正在恢复,的确需要静养,可以有助于王女殿下的恢复。”

    此时,所有的医女,还是有些颤颤巍巍。

    毕竟她们刚刚给芙王女治疗,芙王女却陷入了危险。

    如果不是有卿酒的话,现在芙王女还不知道怎么样。

    她们身为医女,这样的罪责,其实是很重的。

    此时,许是真需要休息,芙王女整个人,顿时都变得困倦了起来。

    她缓缓的,就阖上了眼睛。

    女皇听此,冷冷地道:“既然芙王女需要休息,那么所有人就退下。”

    她的声音,依旧是尽显威严。

    她的话音刚落,所有人就都依言地退了出去。

    不过,他们并没有离开,只是在屋外候着。

    卿酒跟他们一样,也都在屋外候着。

    而,在他们所有人都退出去了之后,女皇一个人却留了下来。

    谁也不知道女皇一个人留了下来做了什么。

    只知道众人在屋外等了一段时间后,女皇才出来。

    而且出来的时候,女皇整个人都气呼呼的,明显是发了火。

    她的嘴唇有些轻抿,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不可侵犯的威严。

    她刚一出来,平总管就迎了上去服侍。

    同时,其他人看到女皇出来了,也都低下了头。

    这其中,尤其是那些医女的头,低得简直要看不见了,像是生怕女皇发现了她们一般。

    不过最终,女皇还是很快就将视线锁在了那些医女的身上。

    这道视线十分凌厉。

    女皇说的话也并不拖泥带水:“朕养你们这些东西,是做什么吃的?今日若没有卿酒,让你们这些庸医来治疗芙王女,岂不是要害了芙王女的性命?

    既然没用了,太医院,也不需要养着些废物!

    带下去,全部革职!”

    “女皇殿下,求您饶了我们吧!女皇殿下,求您饶了我们吧!”

    底下,一片跟女皇求饶的声音。

    但,女皇殿下的命令,既然已经放出去了,又岂可以有轻易收回去的道理?

    很快,这几位医女,就被尽数给拖下去了。

    这几名医女,原本都是太医院名声最好的医女,受尽追捧,每个人日后只怕还会更有前途。

    但是今朝之后,她们就已经被全部革职,成为平民身份了,也是让人唏嘘。

    不过,她们虽然不甘,却也知道,今日的情况,她们能保住她们的命,就已经很好了。

    如果不是因为卿酒后来将芙王女给救回来了,一旦芙王女有什么闪失,迎接她们的,可就不是革职这么简单了。

    别说丢了性命,只怕祸及九族也有可能。

    所以她们尽管挣扎,但挣扎也不算大。

    医女们很快被尽数拖了下去,她们的求饶声,也完全淡了。

    庄管家还留在芙王女的面前照顾芙王女。

    现在女皇的面前,只面对这卿酒一个人而已。

    女皇的视线落在了卿酒的身上。

    卿酒静静地站在原地,没有言语,却也不卑不亢。

    气氛似乎有些许的紧张。

    女皇开了口:“现在芙王女的身体如何?”

    这话显然是对卿酒一个人说的了。

    卿酒回声道:“已经没有大碍了,只需要日后好生调理,王女殿下的身子,就可以有很大的恢复。”

    卿酒说着,余光瞥了女皇一眼。

    两人有短暂的视线交集。

    而这一眼的交集,算是卿酒第一次比较清晰地跟女皇对视,看到女皇。

    先前不是在给女皇行礼,根本不能抬头好好地跟女皇言语,就是在给芙王女治疗,也无暇顾及女皇。

    现在的这一眼,卿酒除了感受到了女皇的威严之外。

    就是通过女皇的面容,倒是想起了一些从前原主和女皇的过往。

    印象中,原主的父妃似乎十分受宠。

    因为此,就算卿酒是女皇九个皇女中最胖最丑的、最烂泥扶不上墙的。

    女皇对卿酒的爱护,还是比别的皇女要多。

    卿酒犯了错,女皇对她的容错也高。

    不过从前,这位女皇,现在也算是她生理上的母亲,就算从前对她和她的父妃再宠。

    后来她的父妃和父妃的母家涉嫌谋反,女皇手起刀落,下令将他们全部斩首,也毫不含糊。

    至于卿酒,同样的,将她贬为庶民,至此对她不管不顾,就当没有了这个女儿了一样,也是毫不含糊。

    而且,现在她可以被人如此冤枉,甚至差点就丢了性命。

    有人敢这么动她的性命,可见,只怕也是摸准了女皇对她的命,真的只怕不会多么维护了。

    所以说,严格来说,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沧国最高贵的九五之尊,虽然是她如今的身子最亲的血亲。

    但她能从她这里得到多少的庇护,真就不好说了。

    至于她今日救了芙王女,展现出了跟从前不相符的医术,也不知她会如何想……

    卿酒正想着,女皇在应了卿酒一声后。

    旋即,就声色威严地对卿酒道:“卿酒,你可还记得你如今的身份?”

    卿酒颔首,言语没有什么情绪,但不卑不亢:“记得,如今草民是庶民。”

    “记得?朕看你根本不记得!”

    卿酒刚一说完,女皇的一道冷声就砸了下来。

    接着,一块玉佩被掷向了卿酒:“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最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