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 > 章节正文
正文卷第四百七十六章诅咒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全文阅读    http://www.biquge7788.com/shu/biquge42/319617/ 最新网址:“我就知道,你们的调查果然是奔着老张头和他孙女去的……”

    雍吏强忍着身上的剧烈瘙痒,呲牙咧嘴的说,语气很是虚弱。

    在秦少游来到了绵远县后,他便安排了人手暗中监视,所以才能在秦少游刚去了老张头和张小妮曾经住过的院子,便立刻收到消息,跑过去打探情况。

    然而,无论是老张头和张小妮曾经住过的那个院子,还是那帮被秦少游招到镇妖司里问话的城门卫兵,都说秦少游找他们,是针对之前一系列的妖鬼案件做问询,与老张头和张小妮失踪的事情,并无关系。

    这也让雍吏放下了心,没有把这个情况上报。

    现在雍吏知道,他是被欺骗了。

    欺骗他的不是那座院子里的居民,也不是那群城门卫兵。

    而是秦少游,是绵远县镇妖司!

    他们肯定是用了某种法术或者灵异物品,封印甚至修改了这些人的记忆!

    雍吏想到这里,先是有些愤怒,紧接着又长叹了一口气。

    可惜呀,现在才知道这些,已经晚了。

    他再怎么愤怒,再怎么不甘,又有什么用呢?

    还是赶紧回答了秦少游的问询,好换来一个痛快,结束这场叫人生不如死的折磨吧。

    雍吏神情一阵变化,最终是在喘息了几口气后,张开嘴巴,准备将他知道的情况讲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雍吏忽然感觉他的身体里面,好象有什么东西被激活了。

    他的耳边猛然传来了一阵疯狂的呓语。

    像是有无数的人,在用古怪的腔调念着晦涩的经文。

    又像是有千万受苦受罪的生灵,在痛哭悲鸣。

    没等雍吏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脑子里面就生出了厌世、求死之心。

    “我必须要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死亡!唯有死亡,才是我的追求!”

    雍吏当即就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

    这种事情,之前他也尝试过,但都失败了。

    因为仇石塞到他肚子里的药蛊与金蚕蛊,不允许他自杀。

    这一刻,雍吏同样没能成功的咬舌自尽。

    于是他疯狂的催动起了体内被压制的业力与煞气,想要摧毁自己的脏腑与心脉。

    金蚕蛊和药蛊在察觉到了他的诡异情况后,立刻作出了反应。

    金蚕蛊通过血脉,找到了雍吏催动的业力和煞气,将其捣碎、吞噬。

    药蛊则是释放出了更多、更强的药力,以护卫雍吏的脏腑、心脉,不让它们遭受伤害,同时还试图压制、驱逐那股让雍吏陷入疯狂与自尽的力量。

    与此同时,镇妖司的大堂里,九天荡魔祖师像也在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大牢。

    刑讯室里面的秦少游,立马看见一缕缕金光从天花板上降下,化作一个个符文落在了雍吏的身上,立刻‘烫’出了道道黑烟。

    这些黑烟如同触手一般,翻滚蠕动着想要逃跑,甚至还发出了一片让人头昏脑胀的嘶吼。

    但它们最终还是没能逃走。

    金光符文在将它们逼出了雍吏的身体后,立刻追了上来,将它们紧紧缠住、锁拿。

    但也仅仅只是将它们缠住、锁拿,并未将它们摧毁。

    同时,秦少游身上的蛇将令开始闪烁起了赤芒,他一看便知道,这是祖师爷在催他收菜。

    于是秦少游不再客气,伸手从屁股后面摸出了降魔锤,随着血气灌入,降魔锤以雷霆之势砸出,呼啸的破空声响,听着就像是有僧人在诵念超度邪恶的梵音。

    “轰!”

    只一锤,秦少游便荡灭了被金色符文缠绕着的诡异黑烟。

    同时在他脑海里的神秘食谱中,多出了一味新的食材,以及一张新的菜谱。

    在收起降魔锤的同时,秦少游飞快瞟了一眼新食谱的介绍。

    这是一种名为‘搅糖疙瘩’的甜品,食用后能够提升对诅咒、降头等等法术的抗性,甚至是产生反弹效果,让这些法术,反噬施术的人。

    这道甜品用到的主料,是刚才被秦少游一锤砸灭了的黑烟。

    根据神秘食谱的介绍,那黑烟乃是一种邪恶的诅咒,经过特殊的烹制后能够化作阴糖,拿两个小棍儿将阴糖戳起来不停搅动,就成了搅糖疙瘩,不仅吃着甘甜,还能越搅越多。

    “诅咒?”

    秦少游眉头一挑,瞬间想明白了原委。

    恰好雍吏疯狂的意识,也在这一刻恢复了清醒。

    秦少游便讥笑道:“看来你们这些黑莲教的正式信徒,也不是被完全信任的嘛,身上还被种下了诅咒,随时都可能会被收走性命。”

    雍吏听了秦少游的话,先是一愣,随后便回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

    他顿时很愤怒。

    枉我对黑莲教忠心耿耿,你们居然在我身体里下诅咒?

    他甚至猜出了自己是什么时候被下的诅咒。

    每一个黑莲教的正式教徒,都会在转正的那一天,通过特殊的祭拜仪式,从黑莲佛像身上获得佛光洗礼。

    按照黑莲教的说法,这佛光洗礼能够启迪智慧,提升正式教徒修炼与获取业力的速度。

    但是雍吏现在知道了,那根本不是什么佛光洗礼,而是诅咒!

    他们这些人,在成为黑莲教正式教徒的那一天,便已经被种下了诅咒。

    这诅咒,恐怕不止是会在他们背叛黑莲教的时候生效。

    在其它时候,比如黑莲教的佛陀、菩萨们需要‘业力供品’的时候也会起效,将他们如同韭菜一般收割掉……

    “是你们先对我下诅咒的!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雍吏原本还因为要出卖黑莲教而心怀愧疚,打算秦少游不问的事情,他就不说,秦少游问了的事情,也要少说。

    但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他要把自己知道的一切情况,都告诉给镇妖司!

    雍吏会有这样的变化,一点儿不奇怪。

    这些愿意加入黑莲教的人,不是生性残忍,便是自私自利。

    一旦他们发现,自己被黑莲教给阴了,肯定会出卖的十分彻底。

    比如现在。

    没等秦少游再度发问,雍吏便飞快的交待了起来他知道的情况,生怕说的慢了,自己就会遇到其它意外,导致不能把黑莲教出卖彻底。

    但雍吏也不清楚老张头和张小妮的真实身份。

    他们这些潜伏在绵远县里的黑莲教正式教徒,最初接到的命令,是在绵远县境内寻找一个四五岁、腊月出生的小男孩。

    可是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符合标准的。

    后来有一天,他们忽然接到新的命令,让沿着筏子河搜索老张头和张小妮。

    至此他们才知道,原来黑莲弥勒佛一直要找的那个小男孩是张小妮。

    为此,雍吏还与另外几个参与了搜寻任务的正式信徒,在私底下讨论过,说这到底是黑莲弥勒佛不辨男女呢,还是张小妮男扮女装?

    同时他们还猜测过老张头和张小妮的身份与来历。

    尤其是张小妮。

    最终他们一致认为,张小妮要么是某位大儒、大德的后人,要么就是某个显赫家族的嫡亲血脉。

    “等等,你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猜测?”

    秦少游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了雍吏的交待,出言询问。

    最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