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计天下 > 章节正文
第十章:人性本善?
计天下全文阅读    http://www.biquge7788.com/shu/biquge42/314969/ 最新网址:苟仁走后,薛司使将韩枫请到了自己在巡安司内的房间之中稍事休息,期间薛司使想要与韩枫攀谈一番,可是韩枫因为下巴脱臼,十分痛苦,薛司使说了两句,看着韩枫根本没有在听,也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韩公子,您先在我的房间之中休息一会。您放心,您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人打搅您。”

    “在下现在还有些公事要去处理,您先好好休息。”

    薛长贵说完之后,韩枫对着薛长贵点了点头算是首肯。

    薛长贵瞧见韩枫点头之后,方才缓缓退出。

    此刻,魏贤等人,以及韩枫的那些随从都侯在门外,犹如门神一般。

    当薛长贵走出之后,他扫视众人,沉声说了句,“魏贤,你跟我走一趟,其余人留下照顾好韩公子。”

    “记着,都小心伺候着,若是韩公子出了事情,唯尔等是问。”

    薛长贵在这些面前,官威还是很大的。

    那些人听得薛长贵的命令,皆是连连点头,谁都不敢马虎。

    之后,薛长贵迈步向监牢方向走去,魏贤赶紧快步跟上。

    “大人,您这是要去见李乘风?”

    魏贤跟在薛长贵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仵作的验尸结果出来了,只待孙德富将状子递到巡安司来,路司长便会亲自提审李乘风。”

    “路司长趴在被窝里命令我先去见一见李乘风,问一问他愿不愿意自首认罪,这样大家都省的麻烦,路司长也可以酌情让他多活几日,秋后问斩。”

    薛长贵缓缓的说道。

    “哦。”

    魏贤闻言点了点头。

    就这么说句话的功夫,两人便来到了监牢之中。魏贤为薛长贵引路,见到了晕倒在地上的李乘风。

    “这,韩公子下手真是没个轻重。”

    薛长贵看着晕倒在地上的李乘风口中嘟囔了一句。

    “去给李乘风换一身囚衣,如此这般怎能上堂?成何体统!”

    薛长贵对着魏贤说道。

    “是,大人。”

    魏贤闻言,立刻去取了一套囚犯应该穿的衣服。

    李乘风入狱,本就应该先换上囚衣,只不过,巡安司牢房之中的囚衣可没有冬装,难抵严寒,它只是单薄的一片仅足以蔽体的粗布。

    在这寒冬腊月之中,穿这样的衣服,估计会冻的嘴都张不开。

    不过,这囚衣唯一的优点就是,看上去倒还算干净整洁。看起来要比这李乘风身上满是脚印的衣服体面许多若是没有囚衣之上的那个大大的“囚”字,这体面可能就是真的了

    “给他换上。”

    薛长贵看到魏贤取来囚衣,继续命令道。

    魏贤闻言,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是薛长贵可是他的顶头上司。

    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在这种“是非”面前,魏贤还是十分清醒的。

    虽然,魏贤心中对李乘风多有怜悯,可是他还是十分利索的解开了李乘风身上的衣服。

    好在,魏贤心中还有些良善未泯,他只脱去了李乘风的外衣,还给李乘风留了几件御寒的内衣。

    不过,就算是这样,魏贤还是发现了李乘风身上多处淤青。

    那淤青一看就是韩枫暴打所致。

    “大人,您看是否让属下去取一件自己的衣裳给李乘风换上。”

    “他现在身上有淤伤,穿上这囚衣,胳膊上的淤伤难以遮掩。”

    说话间,魏贤将李乘风的胳膊抬起,让薛长贵看了一眼李乘风身上那无比明显的淤青。

    “哼,不用了。”

    “他李乘风就是个杀人犯,身上有些淤伤也是正常的。”

    “看着这痕迹尚新,说不定,这就是李乘风在杀人时,受害者反抗所致。”

    “就给他穿上囚衣就行,冻不死。”

    薛长贵看了李乘风一眼,淡淡的说道。

    魏贤闻言,也只得听命行事,将囚衣给李乘风穿好。

    “哎,算了。”

    “不管这李乘风招还是不招,都是死路一条。”

    “本司使何必与一个死人浪费口舌。”

    “魏贤,一会你想办法将他弄醒,等路司长提审他的时候,他可不能被抬着上堂。”

    薛长贵些许是看着魏贤都李乘风换了一身衣服,李乘风都没有丝毫的苏醒之状,叹息了一声,又交代了几句便直接转身离开。

    “是,大人!您慢走。”

    魏贤见到薛长贵要走,立马起身相送。

    待薛长贵走后,魏贤才重新走回李乘风所在的牢房。

    只见现在的李乘风仍然处于昏迷之中,但是他的身子却是本能的蜷缩成了一团。

    “哎,李先生,不管您是否真的杀人了,若你真的不能活着走出这巡安司,我魏贤一定让你在临死之前吃一顿饱饭。”

    叹息间,魏贤去将李乘风之前所穿的冬衣,又披在了李乘风的身上。

    可是这寒冬的冷气,仿若无孔不入一般,李乘风还是冷的直打哆嗦。

    不过一会,李乘风便被冻的脸色铁青,甚至连他的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不一会,苟仁便拽着临风城之中有名的郎中霍药师来到了巡安司之中,为韩枫治病。

    霍药师可以说是临风城之中医术最精湛的郎中,而且此人颇有悬壶济世之心,为穷苦百姓看病一般都想着办法不收银子,而对一些为富不仁的贵人,虽说也是医者父母心,也给那些人治病,不过霍药师对于他们这些有钱人一般都会收取非常高昂的诊疗费。

    这次,苟仁来找霍药师为韩枫治病,霍药师不仅墨迹了一会,还以气候恶劣尚需外出诊病为由,张嘴便向苟仁开出了“三百两纹银”的高额出诊费。

    三百两纹银,就是把苟仁卖了也不值这个价,不过苟仁还是将霍药师强行拉了过来。

    因为韩枫曾经说过,他韩枫吃穿住用行,样样都要用最好的,这就是他韩家公子的生活态度。

    虽然霍药师张嘴要出了天价,但是苟仁可不敢私自给他的大少爷降低生活档次。甚至苟仁还想着,三百两纹银,估计才配得上他家大少爷的身份!

    “霍药师,快去给我家少爷瞧一瞧那下巴到底是怎么看?为什么合不上了?我家少爷都不能说话了!!!”

    苟仁着急忙慌的拽着霍药师跑到了韩枫面前,而后更是表演欲爆棚,十分夸张的向韩枫表示着他的担忧之情。

    “呼。”

    霍药师站定,这一路上,苟仁拉着他,可是让他跑的够呛。

    霍药师年纪已经四十多了,虽然看起来十分健康,但是就算不是一把老骨头,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呼。”

    霍药师继续喘着粗气,这天本就寒,剧烈运动之下霍药师可是咳嗽了半天。

    苟仁与韩枫看着霍药师这一脸的疲态都替他感到着急。

    不过,这其中最着急的,当然还是韩枫,他的下巴重度脱臼,其中那滋味到底有多么酸爽,韩枫自己是最清楚不过。

    “韩公子,老夫年纪大了,这一路小跑而来可不容易。”

    “三百两纹银的出诊费,一分都不能少,药钱另算。”

    霍药师看着韩枫耷拉着嘴巴,以霍药师行医多年的经验,一眼就能看出来韩枫是下巴脱臼了。

    霍药师也知道下巴严重脱臼是何滋味,他喘匀气息之后,故意如此说道,想让韩枫再多疼一会。

    “呜呜呜”

    韩枫闻言,他立刻挥手道。

    现在的他不能说话,不过疼了这么长时间,他从能发出“啊”的声音,已经变成了略带哭腔的“呜”声。

    这声音,听起来就如同乌鸦在啼叫一般。

    只不过,当这声音从韩枫的嘴中发出时,那画面自然而然的就变得诙谐了起来。

    “韩公子,你别着急,待老夫先为你搭搭脉。”

    霍药师微笑着说道,并缓缓的坐下伸手向韩枫的腕脉处搭去。

    韩枫见状,他也是极为的配合,郎中行医先号脉,这都是常规流程。

    殊不知,霍药师此举正是为了整蛊韩枫。

    素日之中韩枫嚣张跋扈,纨绔的颇具盛名。

    如霍药师这般嫉恶如仇之人,虽然不能替天行道,但是既然天已降罪,霍药师还是可以顺从天意的。

    霍药师给韩枫号脉之时,缓缓闭目,犹如高僧入定一般,虽然并未睡着,不过也差不了多少。

    “霍药师,我家少爷这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怎么下巴忽然就不听使唤了?”

    “我家少爷,后半辈子可不能变成哑巴啊!”

    苟仁在韩枫身旁表现的十分着急,此刻瞧见霍药师许久未出声,更是略有惶恐的问道。

    苟仁心想,“少爷,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我苟仁下半辈子可还指望着您大富大贵,扬眉吐气呢!您要是成了哑巴,老爷再生个小的,我苟仁这辈子还怎么出人头地啊”

    “聒噪。”

    然而,听得苟仁发问,霍药师睁开眼睛看向苟仁,并且十分严厉的呵斥了一句。

    “医者号脉,最需安静。只有确诊了,方可对症下药。”

    说罢之后,霍药师再度闭目。

    苟仁闻言,不敢再出声。

    韩枫闻言,也是扭头狠狠的瞪了苟仁一眼。

    若非韩枫嘴不能言,他一定会好好的教训苟仁一顿。

    韩粉心想,“竟敢打搅霍药师为我治病,你真的是皮痒了!”

    最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