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秀女闯军营 > 章节正文
正文116真假城主
秀女闯军营全文阅读    http://www.biquge7788.com/shu/biquge41/292259/ 我从薛玉倾的话里推断我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但是薛玉倾仍旧说还再去找一趟刘三宝,他说他不能拿我的性命开玩笑。

    话说在城主府中一切尚且算是风平浪静,但是实际上,在临波城里,每天都有百姓在示威游行,我不知道刘三宝用了什么手段煽动民愤,总之一时间我妖女的形象相比我叛国的时候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薛玉倾后来倒是确实找到刘三宝了,他们说了什么我一无所知,薛玉倾只说眼下更重要的是我们一直闭门不出的城主大人。

    “我去瞧了周烈,”薛玉倾在应绫月请求后真的去给周烈瞧了病。“有些体虚的毛病,年纪大了可以理解,虽静养为宜,但也断断到不了出不了门的地步。”

    我疑心道:“那人确实是周烈吗?不是旁人?”

    “我与周烈接触并不多,一时间确实看不出端倪,明秀是觉着……这个周烈是假的?”薛玉倾再了解我不过,看我的表情也猜出了我的疑虑。

    “这到底是边境,”我道:“靠着擅长易容的游塔族,若是周烈懂得易容之法,不是不可能。只是眼下周烈死活不见我,我总没有理由去闯他的卧房。”

    “你别急,”薛玉倾劝导我,“你懂易容,易容术里可有什么分辨的法子,周烈躲着不见你,可是我还是能见他。”

    我闷头想了一会儿:“这每个易容者留有边角的地方都不同,就算技艺精湛如唐里克克,也要花些心思才能看出旁人的边角,何况我在这种半桶水。”

    骤然听到唐里克克的名字,薛玉倾表情有一瞬间的阴冷,我话出口意识到薛玉倾与唐里克克的血海深仇,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沉默片刻,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薛大夫,我想到了,以前那个人说过,易容的脸皮就算再好,也不能再脸上超过三天,否则,跟皮肤粘在一起是时间过长,就再也取不下来了。”

    薛玉倾听了,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不过我不知他这话是真是假,只是,确实也不曾见过他用一张脸皮超过三天。”我硬撑着把话说完,一点也不想挑起薛玉倾的伤心事。但说到底跟唐里克克牵扯最深的人其实是我。

    “薛大夫……”

    “前几日不是都喊我玉倾了?现在怎么又改回去了。”薛玉倾微微笑了笑,打趣道:“明秀你也不要刻意避着,我喜欢你人人皆知,我也明白我与你此生是万万不能了,所以心里坦荡。”

    薛玉倾几句话说得我鼻头发酸。吸了吸鼻子难过道:“我自认与薛大夫此生挚交,以后漫漫人生,不管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是挚友。”

    薛玉倾一面点头答应一面笑我是个傻子,可是心里某种情绪控制不住得蔓延上来,心里还有没说出口的下半句,那就是不论我与秦越风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是挚友。

    秦越风走到这条路,若是失败,我随他去了倒也没什么,可若是成了,他日秦越风九五之尊,岂会只要我一人,我没做过这种梦,也不是这么乐观的人。更何况,良久没有消息的珑慧郡主,究竟现在在哪里。

    我心里一有心事脸上就藏不住,薛玉倾给我倒了杯水,并不言语,到底是我撑不住,犹豫着问薛玉倾:“玉倾,你可能告诉我一件事。”

    “什么事?”

    “珑慧郡主……她在哪?”

    薛玉倾闻言轻笑,方道:“从你回来我就预备着你会问,这么长时间了,我还当你是不在乎了。”

    我目光低垂:“不是不在乎,是不敢问。”

    “如何不敢?”

    “我与将军抛下过往从新开始,好容易过上几天舒心日子,其实我心里知道,就算我不提,珑慧郡主也不会消失不见,可是我就是想要这舒心的假象多维持几天,若我问了,又要提起伤心事,那些事谁是谁非说不清楚,我心里的伤疤,也不是说没就没。”

    薛玉倾眼底露出心疼的神色:“可你到底问了。”

    我揉揉发红的眼睛道:“其实道理我都明白,也有自己的打算,有些事还是明明白白的好,虚幻的日子能过几天。”

    薛玉倾道:“你既然一直躲着不问,就应该知道,这真相不是你想听的。”

    我闻言凄然一笑:“她果然还在是不是,秦将军到底是舍不得她的是不是?”

    薛玉倾不自然地躲开我追问的目光。

    “哪怕,哪怕从前我的孩子的死,珑慧郡主也有份参与,秦将军还是舍不得她,是不是?”

    “明秀。”薛玉倾见我情绪逐渐失控,忍不住轻握住我的手腕。“你如此洒脱的人若是也想不开,也以后的日子,你要熬到什么时候。”

    “说好听了是洒脱,可是多少人都觉得我是没心肝吧。”我冷笑:“你们觉着我失了孩子不难过是不是,觉得我为了一己私欲还曾出卖过星雀很冷血是不是,连哥哥都对我失望过。”眼泪不自觉涌出眼眶,我知道自己魔怔了,我的情绪控制了良久,终于还是失控了,犹如当年任性不顾廉耻投入唐里克克怀抱。

    “明秀,放过你自己吧。”薛玉倾惊慌地扶着我的肩膀,“算我求你。”

    我何尝不想放过自己,我要如何才能放过自己,我情愿自己依旧是为生存奔波的乡下丫头,能为自己和哥哥挣一口热饭便罢了。

    “若是能重新开始,”薛玉倾忽然道:“明秀,若是能重新开始,你答应我,千万放下从前的是是非非,放过自己吧。”

    我当时没有听懂薛玉倾什么意思,却也知道自己的情绪不能再如此反复了,我的失控我完全控制不住,再这样下去,我恐怕真的会疯掉。

    外头刘三宝仍然在拼命煽动民众的情绪,这些日子,若不是柳方远拿出数目不少的银子来安抚城主府里的守卫士兵,恐怕等不到我被烧死,就先被暗杀了。

    “刘三宝简直太过分了!”柳方远气得直在我这里拍桌子,“现在不止临波城,我看全国都快知道你这祸国妖女在此处,等不及要来杀你了。”

    我惊得吞了吞口水,“我叛国是名声不太好,可是……至于让这么多人……恨我吗……”我在柳方远好像要喷火的眼光下知趣的闭了嘴。

    “虽然你是女子,可要是你能想明哲兄一样饱读诗书,那……”

    “你说来说去就是说我读书少呗!”我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

    柳方远好像忍了忍,才大手一挥道:“算了,看在你整日出不了门的份上告诉你,都城天星堂出了一份十年前的老堂主夜观星象看出的天机,说是西南群山之地,有星象逆天之动,若为大吉,则国泰昌隆,数百年不衰,若为大凶,则祸国殃民,战乱不断。”

    “呃……所以呢?”我眨巴眨巴眼。

    柳方远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西!南!群!山!之!地!”

    我像被锤子砸中头一样恍然大悟:“西南群山之地,这逸阳很像啊。所以……我就是那个异动?”

    我脑内风暴了一番,十年前那不就是我穿越到这里的时间吗?说我是异动也不过分,但是说我能祸国殃民就有些过分了吧。

    “以目前看来,你这大吉是靠不上了,只能是大凶了,人人得而杀之。”柳方远平静而冷漠地说出这句话。

    我被柳方远吓得小脸一白,不服道:“柳公子,我跟你没仇没恨的,你干嘛说到我要死就这么兴奋。”

    原本在站着的柳方远忽然坐下来,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道:“明秀,你好好想想,你这辈子到底要怎样活着,靠秦将军吗?”

    一句话说得我哑口无言,支吾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而柳方远却不肯说下去了,挑挑眉道:“自己去想,没读过书果然脑子不够用。”说罢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我脑子有一瞬间的卡壳,半天才反应过来,柳方远是在骂我是个废物。

    我正被柳方远的话堵得无处发泄,蝉鸣慌慌张张跑进来冲我道:“姐姐,周城主请您过去呢。”

    我嗖地一下站起来,心说这老狐狸终于出来见人了。

    事不宜迟,我匆匆忙忙跑到前厅,周烈已经在厅里等我了,见我跑来,周烈放下茶杯,站起来冲我道:“城主大人来了。”

    瞬间的直觉就告诉我这不是周烈,周老头恨我恨得牙痒痒,还会这么恭敬地喊我城主大人?

    “周城主说笑了,城主之位岂能是随便就让出来的,”我稳定心神道。

    那周烈也没什么反应,不咸不淡道:“这天下都要是秦世侄的了,莫说是城主之位,怕是要天上的星星,秦世侄也能给你摘下来。”

    听到这我就更加确信眼前的人不是周烈,我皱了皱眉头,轻声道:“周城主一向是不是这个性子的人。”

    眼前的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没甭住,原本故作紧绷的脸色是释然了下来,他笑笑道:“我这老头子果然不适合做这些事儿,这不话没说两句,就露馅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秀女闯军营推荐的小说: 达令来自八年后  精灵宝可梦现世之梦  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荅塔和小王子  仙二代也很难啊  圣者无敌  狂武斗尊   元尊   乡村艳妇   逍遥小书生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